法工委认为全面禁燃烟花爆竹不合法,专家称松绑禁燃令是公民权利的回归

前几日的平安夜,圣诞节,国外的节日在国内越来越热闹,反而我们自己的节日越来越趋于形式化,各种阉割版的传统节日,让中国自己的传统节日变得只是一种负担。
首当其中的就是春节,近些年,各地以“空气污染”位“理由”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甚至禁止销售烟花爆竹。响了两千多年的爆竹逐渐销声匿迹,年味是一年比一年淡。
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向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报告2023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备案审查报告公布多起典型案例。其中一案例涉及燃放烟花爆竹。
报告称,有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全面禁止销售、燃放烟花爆竹。有公民和企业对全面禁止性规定提出审查建议。
法工委经审查认为,大气污染防治法、国务院制定的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等法律、行政法规对于销售、燃放符合质量标准的烟花爆竹未作全面禁止性规定,同时授权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划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段和区域;有关地方性法规关于全面禁止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与大气污染防治法和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不一致;关于全面禁售、禁燃的问题,认识上有分歧,实践中也较难执行,应当按照上位法规定的精神予以修改。
报告称,经沟通,制定机关已同意对相关规定尽快作出修改。(南方都市报)
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教授王成栋认为“禁燃令”有一定的时代性,或者说是对环境的敏感性所决定的。燃放烟花爆竹是中国人表达喜或悲的一种方式,几千年沿袭下来成了人们自然的一种权利,也成了一种习惯。

从目前来看,全国人大以及国务院的一些规定,在地方上被相对扩大了,到了基层,甚至一些乡村以保护环境的名义,全面禁放。这其实是对公民权利的一种剥夺。

“禁放”应该是有法律依据的,法无禁止即自由,这个“法”,我们传统上认为它应该就是法律,至少是法规,或者是说延伸到规章。但规章以下的一些规范性文件,比如对于“禁放”“限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加以限制,就是双重限制。
这是2011年除夕12点,北京警用直升机上拍摄的视频,感受一下当时的过年气氛,好怀念啊。


胡三多:从2月2日零时至2月8日24时,我院共接诊烟花爆竹致伤患者170人次,比去年同期上升了9.68%,其中未成年致伤者共44人次

风和水相:每年因为滑雪骨折、死亡的人有多少?把滑雪也禁了呗

佛罗伦萨z:怀念三十晚上空气里的硫磺气味,那是我心中的年味,还有车辆行驶在三环上,烟花从桥下直接冲上夜空的景象。确实有火灾有事故,但是满天烟花才是是记忆中过年的样子。

本篇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成为吃瓜永久会员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